天云之骨
触摸E点 凤凰博报 魂系民生 文以载道 互动网络 仰天长啸
http://tyz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我的父亲

2008-02-03 05:37:2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日常诗歌 | 浏览 2294 次 | 评论 0 条

小时候,我就知道
是你和前辈的血汗
染甜了大片的玉米地
你随便在哪里轮起镐头
满山遍野的花草
都会向你致以崇高的敬礼
你随便在哪里刨一镢头
大地就有泉水叮咚
肋骨和刺刀也拼在一起


小时候,我就知道
你用三八大盖
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
让敌人的头颅
在山坳里炸响
为解救无数的贞操
免遭残暴的污秽腥臭冲洗
在石头缝隙中
让金达来花开得更明媚
鲜血把骨和肉粘成铜墙铁壁


当我看到你枯瘦的腿骨上
筋脉爬满蠕动的蚯蚓
你偏说这起伏的是升腾的紫气
我彷佛听见国歌渐起
隐约在我的脊梁上
奔腾过一个世纪的马蹄
你的骨骼永远坚硬
你的目光也变成骨质化石
却仍然沿着大地
匍匐成雄狮
骄傲地前肢站立


于是我对我的父亲你
半是谴责半是感激
家乡的巨槐倒下了
让给了诞生的岔路
新路的诞生伸展出新的路系
可谁知道你的腿脚和心脏
也有发炎与阵阵心悸
这变故不是在战场
不是在硝烟弥漫的雨夜里
崇高的欺骗
牺牲了你信任的一个世纪


金达来和牵牛花
开放成为路人不知的痛苦
我必定是你身上的一根筋
哪怕阎王爷
用刀子挑断我的懦弱
我也不敢用坚强
承受你的叹息
感觉你笔直的目光
鞭抽着我不安的灵魂
而随时敲响的丧钟
一如六十年前对你的伏击


我的父亲
为何故乡的云
飘成你雪发鹤须
为何你老泪纵横
从辽河倒流到浑河的坟地
从远处听松林在龙卷风中哭号
咔嚓的骨节碎裂声中
猛然感到畅通了血液
敞开世纪之门
你却依然悲观地叹息


我的父亲
我如今是你丢了魂的瘦马
成为一片云
在飘忽不定的天际
你是我的长空
我也在丰满你的希翼
你结出的这枚禁果
雨里泪中也在走向自己
是你看不清楚我么?
听不见我站在信念的门槛哭泣


我在一座钢筋水泥和玻璃
拼起的城市
车灯穿梭的夜幕下
我发觉窒息得像监狱
纵然我的心中
隐藏着嫦娥的月轮
却已千年冰封了血液
夜在四周垒起厚重的墙壁
只能在不圆的
镜子里面研读自己


我的父亲
我多想拥有你那
瞳孔里放大的纯真和锐气
依然梦着你
如火的期待和如水的梦魇
我以天云之骨的力量
支撑你的老去的意志
如太阳月亮
依然绕过365个轮回
可我怎么忍睹
你的消瘦如冬竹般摇曳


我的父亲
我常常困惑于猜测你
眼角纹太像历史的轨迹
不解于这现实
与你一板一眼的人生说辞
从跌碎的欲望里
艰难地找到自己的一点真诚
才猛然发现到死
也解读不完
这是你那不死的真谛


          2007-06-17晚 初稿于锁阳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大唐盛世:中国文人和官员的泡妞天…      下一篇 >> 中国诗歌毁在了谁的手里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天云之骨

墨克勒•晴梵[满] 網名:天雲之骨,自由撰稿人China mainland 曾經的全國企事業優秀新聞工作者,過去的所謂全國行業新聞百佳之一,拎着一袋子獲獎證書,跑到海邊一甩:見鬼去吧!難怪有人感嘆♂好個.天雲之骨♂一個北方漢子£顛⒊倒⒋啲生活﹎.亂⒎⒏遭啲愛情^﹖也有人在海邊匍匐著嘟囔:聽見了嗎?啞巴對聋子說的話,那天晚上瞎子看見一袋子證書漂在水麵,驚慌地說看到鬼暸"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