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之骨
触摸E点 凤凰博报 魂系民生 文以载道 互动网络 仰天长啸
http://tyz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当代著名坤道曹祥贞大师

2015-04-07 14:59:1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005 次 | 评论 0 条

 惊闻当代著名坤道曹祥贞大师驾鹤登仙,享年93岁。 刘英平大姐前几天打来电话说:曹大师最后的半年在北京度过,刚刚送回华山,去日无多。不想,忽然见刘姐空间大师归真,甚感伤痛。
   想起三年前华山探访曹大师,历历在目。祥贞大师可谓绝峰之鼎,坤道之仙。
    图片


据腾讯新闻消息: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黄信阳道长表示“道教失去一名德高望重的老道长,我们应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曹爷弘道精神,共同努力宣扬道教事业。”  

   
图片

曹祥贞大师生平介绍:

曹祥贞,坤道,陕西省合阳县人,生于1923年6月。六岁时父亲曹帮华去世,母亲何玉莲(道名何高理)出生书香之家,早年到华山南天门出家。曹祥贞受家庭的影响,自幼好道。




当代著名坤道曹祥贞大师今晨羽化 享年93岁


曹祥贞道长(中)与习仲勋同志(左)、黎遇航道长(右)在一起。


1947年,曹祥贞也到华山南天门出家,拜梅嘉瑞道长为师,正式开始了她的道教生活。她以庙为家,精心修炼道教丹功。1956年,她在华山服务社任会长兼保管。“文革”时期,她和母亲一同被迫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华山,到终南山过着隐居的生活,白天她在眉县汤浴井沟村种药材,每天早晚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仍然坚持做早晚功课,读道教书籍。
1979 年国家重新落实了宗教政策,她同母亲又回到了华山,华山服务社又重新恢复,她被选为组长任保管和出纳等职。中国道协恢复后,
1980年被选为道协理事。1984年华山道协成立,当选为副会长。1986年陕西省道协成立被选为副会长。1989年北京白云观开坛授戒,她成为一名受戒弟子。1991年被选为中国道协常务理事。
作为一名坤道,曹祥贞数十年来如一日,坚持爱国爱教,不断追求进步,为道教事业无私地奉献,在道教界内的影响是很大的。“文革”前她是陕西省青联代表,1980年被选为华阴县人大代表和第一届政协委员,第二届政协会议当选为政协副主席,1993 年当选华阴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副主席,1995 年当选为渭南市人大代表。同年11月中国道教协会全真道第二次传戒,曹祥贞道长被荣聘为监戒大师。

图片
附:资料
曹祥贞(一):扮男装母女离乡 入华山学修全真


这是1946年3月的一天清晨,晨光微曦中,在陕西渭北合阳地方一个称做长市口村的村头,走出两个带行李的人来。一老一少,看那模样,就知道这是要出远门的母子二人。那母亲已是五十四、五岁左右,儿子则长得高挑秀气,看那样子也就十七八岁的年龄吧。母子俩衣着朴素,给人一种清新大方的印象。只是那小伙子却有些紧张、害怕,眼神中不时地流露出慌乱的神色,那小白脸更有着男子汉少有的娇羞。

虽然已是春天了,但初春陕西渭北的风,仍然像刀子似地割着人的手和脸,浸透人的衣服、鞋袜,使人仍然感觉到寒冷刺骨,仿佛冬天永远不会消失!但随着母子俩不停地行走,匆匆地赶路,逐渐地她们感到身体暖和了,渐渐地又感觉到身体有了丝丝热汗。于是儿子终于用清丽的嗓音对母亲说:“妈,歇一下吧!”但母亲立即用不容置疑的语调否决了儿子的要求。母子俩仍然埋头向前匆匆赶路……


高道曹祥贞:扮男装母女离乡 入华山学修全真


渭北景观

日落星现,整整走了一天的路程,眼看着天很快就黑了下来。这母子俩看样子也不是常出外走路的人,她们那腿脚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就知道她们不仅早就累极了,且脚上肯定是打起了许多的血泡。在这一天的时间中,他们饿了就拿出备有的窝头啃几口,渴了就在就近之处掬一捧生水来喝。母子俩很少讲话,只是一个劲地赶路,进村过庄她们更不随便与人搭腔说什么。好像她们对要去地方的路径并不十分清楚,因为每到三岔路口,那母亲则必然会去向过往的路人询问,打听道路,原来她们这是要去渭南地方的华山呢!

这一整天的路程赶下来,她们离开合阳老家少说也有了七八十里的路程。夜幕已经降临了,不能再赶路了。一是没有月亮,夜晚赶路看不清道,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再就是母子俩人匆匆赶晚路,很容易使人起疑心,何况赶晚路也不安全。

这母子俩于是就在一户人家场院里找一处麦秸垛下能避风处打开铺盖就歇了下来。不想那主人家门洞里的恶犬竟凶狠地毫不留情地“汪汪……”叫唤起来。听到狗吠之声的主人,点着一支“油苇子”(渭河地方的简易照明工具),“吱呀”一声打开门出来查看,见是吓傻了的母子俩过路人在麦秸垛下歇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那紧跟身后“呜、呜……”有声的凶犬脑袋上爱怜地拍拍,掩紧山羊皮袄就走进屋关门睡觉去了。

那狗也不凶了,仿佛完成了使命,回头看她们一眼,“呜……”的一声,也返身钻入门洞中的狗窝里去了。那年月,逃荒要饭的苦人多得很,经常有那落难人在人家的场院麦秸垛下歇脚过夜。主人家如不是那种凶狠刻薄之辈,也都不会非去赶走人家,或说道什么的。

遇事帮不了人,也要行个方便,这也是中国人较为普遍的做人准则和积德心理,真正落井下石的恶人还是少数。再说那靠着麦秸垛坐着的母子二人,她们用铺盖掩着半个身子,看着天边眨着眼的星斗,这时正在嘀嘀咕咕低声地说着话。

那母亲悄声地叫着儿子的名字说:“群英,这一天走得脚痛了吧!娘这一辈子什么样的苦累都能吃得下忍得住啊!我吃素念经,就是为求你们平安。我看不了你们心中不痛快啊!”

她用手在儿子的头上摸摸说:“自从你爹去了以后,这么多年,我一把屎一把尿地将你们仁拉扯大,不想你又过得不顺心。人这一辈子不容易啊!我劝你马虎凑合,你又不肯。这不,出外就是千般苦哪!你把那脚放妈怀里来,我给你揉揉吧!”

那儿子说:“妈,我什么都想清楚了。我们都已经跨出了家门,还说什么呢?……我的脚上可能打了几个泡,腿脚酸痛。走了整天的路,脚也脏得很了。您这一天也是够累了,眯着眼歇着吧。我醒着注意着呢!”

母亲却反过来说:“你年轻瞌睡多,睡会吧!我这个年纪哪还有什么觉要睡,你睡吧。”是啊!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有多少个不眠之夜啊!…”看着天边那无数只眨巴着眼的星星,她在想:死鬼你在那边过得好吗?你竟那么狠心地抛下我们孤儿寡母轻轻松松地走了。现在孩子们也都大了,我和老二在这俗世社会中也确实待不下去了,我听孩子的话,已走出来了。我带着她去找一种与世俗不同的生活,走出家,找一所道观去修道了,去过那种戏文上说的“青灯黄卷”的日子,为你也多念几卷经,为我们其他俩孩子多祈些福报吧!你要觉得一人在那里孤单冷清,就别等我了,早些找处好人家,投胎做人去吧!……

这一夜,母子俩都各自想着心事,谁都没睡觉。按照各自的心路,她们都想了很多很多。她们在想我们这一去,犹如“开弓没有回头箭”。是啊!她们母子俩现在是去道教胜地——西岳华山,但并不是日常所见的善男信女去朝山进香,她们是去出家做道士,是去做真正的出家修行之人啊!

第二天大清早,这母子俩就收拾起铺盖,又一拐一跋地赶路去了……


高道曹祥贞:扮男装母女离乡 入华山学修全真


1935年 一个外国人拍的华山

在第二天的中午,她们终于到了华山脚下。在华山玉泉院,她们先歇脚住了下来,几天后觉得这里离尘世还是太近了,于是并不在此长留,而攀登华山,入五里关,过石门,渡千尺幢、百尺峡,登上天梯,越苍龙岭,进金锁关,然后在南天门下,礼梅嘉瑞道长,求为座下弟子,出家修全真之道。

华山南天门梅嘉瑞道长,见这母子二人同时出家修道,甚为奇怪,及听二人叙明家庭及自身真实情况,更为惊异。那俊俏后生不是男儿,原来是个女儿身,又为行路方便而女扮男装。老道长既赞佩这母女临事的心智,更钦敬她母女向道的决心,同时也同情这母女俩的经历和家庭情况,遂接受那女儿曹群英拜于门下为徒。

梅嘉瑞为女徒曹群英起道名为“祥真”或书写为“祥贞”,是为道教华山第二十二代弟子。经梅嘉瑞道长介绍徒弟曹祥真之母何玉莲则阪于全真龙门派,为龙门第二十七代传人,其师为其起道名“高理”。其母女遂在华山落足生根,梅嘉瑞道长命其于南天门下紫气台道观清修炼养。

曹祥贞(二)遭匪难家道巨变 父早逝世态炎凉
事情的发生和发展,都有内在的原因。曹祥真母女出家修道也并非仅是一句一简单的“与道有缘”所能说得情楚明白,而确实是有特殊的家庭原因和个人经历所造成的。

说起来,还必须从甘肃临夏地方开始……

父母相识 共创家业

当年在甘肃临夏地方,有一位年轻英俊做药材和皮毛生意的小伙子,被当地一位家道殷实的何姓人家十七八岁的大小姐看中。小伙子不仅人长得高挑帅气,且精明能干,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所以当何姓人家的长辈知道家中女孩有意于这个外地来经商的小伙子时,不仅没有反对,还托媒人主动前往小伙子经商的店铺中提亲,这也是西北民风淳朴的缘故吧。


曹祥贞(二)遭匪难家道巨变 父早逝世态炎凉


资料图 配图不对应本文中事物

这小伙子人虽生得年轻,但实际年龄却已是三十余岁的人了。因多年在外奔波生意,所以确实也还没有顾得上娶妻成家。当何姓人家前来提亲时,他因日常间在铺面上做生意时也曾见过何家大小姐数面,知她生得也水灵,忽闪着一对迷人的大眼,文雅清秀,待人更是得体大方,所以媒人一说即合。

按照当地的风俗习风惯,何家这位大方贤淑,名叫何玉莲的小姐,不久就成了这外地商人小伙子的太太。小伙子名叫曹帮华,在甘肃临夏已夏已经商多年,但并未正式有一个家,现在娶了太太,于是即在临夏市北大街商行正式安家立业了。在这个温馨的家庭中,何玉莲女士为曹帮华先生,先后生了三个孩子。第一个是男孩,第三个也是男孩,第二个却是个聪敏伶俐的女儿,她就是本文的主人翁曹祥真道长,她俗家的名字叫曹群英。


曹祥贞(二)遭匪难家道巨变 父早逝世态炎凉


资料图 配图不对应本文中人物

树大招风 顷刻崩頽

正当曹群英的父亲曹帮华先生的生意做得红火的时候,不想树大招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商行遭到土匪的抢劫。曹先生本来一番轰轰烈烈的商贸事业,顷刻间土崩瓦解化为泡影。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曹帮华先生在心灰意冷之际,只得与夫人何玉莲商量退步之策。

曹帮华先生原籍是陕西渭北地方合阳县和家庄乡长市口村的人。曹家在村里是大户,家中有祖产土地数百亩,还有一座豪华的府宅大院,在当地影响很大。曹家到了曹帮华这一辈,他是家中长子,还有一个弟弟。这曹帮华要说也是精明能干,早有振兴家业、开拓发展的想法。所以他说服家中长者,单身外出经商打天下,合阳老家则让弟弟管理好土地,他自己在外经商挣钱,按期将款汇到家中,使这座曹家高门大户的经济更为坚实。

父亲早逝 无依无靠

这一次曹帮华在外面遇到了这种意想不到的打击,自然就有了返回原籍老家的打算。在商得夫人何玉莲的同意之后,即与何氏娘家的亲戚朋友打好招呼,遂收拾起行李,清理好账务,全家很快就返回了陕西合阳老家。

没有想到的是,曹帮华先生返乡仅两年的时间,因遭匪劫而连惊带吓,再加上轰轰烈烈的事业猛然间一下就垮了,心中之忧闷可想而知。也仅两年的时间,这位当年50余岁的中年商人竟然撒手长归!这一年他的妻子何玉莲只有30余岁,真是可怜,红颜薄命!

当年他们的女儿曹群英年仅6岁。曹帮华去世不久、妻子何玉莲又生下了一个遗腹女儿,所以实际上曹群英兄弟姊妹有四位。 随着曹群英的父亲去世,曹家的情况发生了微妙的一变化、叔父成了这个高门大户第一位当家人。叔叔和婶母共生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他们对兄长曹帮华留下的孤儿寡母渐生絮赘之感,因为大哥现在去世了,他现在不仅不能再为这个家庭挣钱了,还留下了这几口人要抚养。男孩长大要分一份家产,女儿长大要嫁人,也是赔钱货!而嫂子这么年轻,这么多孩子,看那样子她是肯定不会去嫁人了,但她是一个大家女儿,从小就不知劳务,所以也是要这个大家去养着的,所以曹群英这一家子自然很不讨人喜欢。终于叔叔、婶母找了个借口将曹群英这一家子还是分了出去另过生活。

为了支撑这个家,供子女读书学知识,何玉莲这位不诸农事的太太也要下地劳动了。她是来合甘肃临夏的一位大家闺秀,因远离家乡而没有了娘家人的支持,所以在这个曹氏家族中她原本就没有地位,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她只得将最小的一个女儿送给了别人家。

离家出走 向往名山

这个性格顽强的女性,白天下地干活,抚育子女,晚_上则是以泪洗面。时间长了,她在各方面也就看得淡了,但她的精神生活中需要慰藉和寄托,于是她开始敬神吃素。她觉得自己生活得这么艰难,总是自己有什么与生俱来的罪过,所以她努力挤出时间去诵经消灾。聊以自慰的是,她的三个子女都顶争气,她(他)们不仅努力读书学习,且每天回到家中,都去帮助她做家务,甚至下地干力所能及的农事杂活。

终于她盼到了子女长成,曹群英年十七八岁时,何玉莲的出发点是不耽误女儿的终身,遂将她草草地嫁了出去。她并没有考虑到女儿的情感世界,女儿是否满意这桩婚姻。而问题最终就出在这里,没想到女儿出嫁后并不幸福,每次回家总是哭哭啼啼。她的心也要碎了。真是罪孽!这个世界对人,尤其对女人,难道就这么刻薄寡情吗?

何玉莲想,自己一生艰难,但心中却无怨无悔,因为她已将自己的一生交给了一个爱自己而自己又爱的男人。但女儿不同,她的婚姻不是自愿的,她并不喜欢老母亲为自己选择的人!再不能害女儿了,否则自己这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平日里烧香敬神,诵经消灾,所以她对道观的情况较为了解。离合阳百余公里之外,不就有一座名声很大的华山道观吗?她虽然没有去朝过山敬过香,但她觉得只有华山那里才是她们母女的栖身之处。两个儿子眼看着都长大了,母女俩商量妥了,于是她们悄悄地做起准备,她们将家中一些东西拿出去当些钱。对外面称,她准备带着女儿到甘肃临夏娘舅家走一趟亲戚。

就这样,她们母女在1946年悄悄出走了,离开了合阳家乡。据说后来合阳也真有人到临夏曹群英的娘舅家找过她们,但怎么会找得到呢?时间长了,这些人也就淡忘了。

曹祥贞(三)南天门身沐道风 紫气台清苦自砺

华山是道教神山,历代在华山修炼的隐者高道很多,全山上下遍布道教的仙迹遗址。据史志记载,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在华山修持的道士约有300余人,山中有供道士驻修的道观场所近200余处。到了近代,由于中国社会在一个较长时期内动荡不宁,军阀混战,外寇人侵,道教的气象自然与国家形势紧密联系,曹祥真母女上华山出家入道之时,华山道教也呈一片颓败之象。

曹祥贞(三)南天门身沐道风 紫气台清苦自砺

资料图 华山清修 得悟玄理

拜师华山 自食其力

当时华山虽还有近百处观宇供道士驻修,修行的道士人数也有一二百位,并都是全真教派的法几裔,但全山道教徒没有统一的管理,而是依师徒承嗣,私相统属,各自为政。

南天门下紫气台道观,当年自然是师傅梅嘉瑞统属。也就是两间殿宇,一座破破烂烂的小庙。但这样的地方却使曹祥真母女二人终于在华山有了一处修道时遮风避雨的所在。

当年登华山的游人很少,山上小庙中的道士生活十分清苦。曹祥真母女生来勤劳,又一直从事着农事劳作,所以她们能想到在庙宇的近旁开出一片土地,种上蔬菜之类,不仅供自己生活所用,还送给其他庙观的道友共享。她们还利用功课(道士必修的诵经礼神活动也称功课)和修持之余的时间,去山中松林中敲打松籽售出,以获得一些收入。

曹祥真年轻,身体灵活,所以她能登上高高的苍松顶冠,在树上找处权枝坐下来,敲击松籽果实,母亲就在树下拣拾落地的松籽。她们用松籽换来的钱,下山到华阴市镇上去买些包谷米来,和上自种的蔬菜,煮来维持生活。

研习道学 如痴如醉

真正做了道士,自然就要明白道教的规范和知识。曹祥真来到华山,从师父和谴友中她逐渐地了解到华山的人文历史。她为华山这处盈蕴着道教灵气的圣山而自豪,山中圣迹遍布,据称自从太上老君“紫气东来”,过函谷关时就曾修道炼丹华山之中,所以至今华山的圣迹遗址如:太上泉、炼丹炉、纯青宫、紫气台一、道德台、老君黎沟、老君挂犁处、老君试凿处等等,留给后人无尽的遐思和钦仰。秦汉以降,史志有记之神仙人物更多,诸如:茅蒙、箫史、弄玉、毛女等辈;又有唐宋八仙、焦道广、寇廉之诸高道涉足其间。尤其是陈传老祖,他与宋太祖赵匡撤下棋赌华山的佳话,更是家喻户晓,尤其是陈传老祖研究的《太极图》与《无极图说》,不仅是道学理论方面的成就,而且成为后世儒道共同研讨的课题,由此而诞生了影响学术界数世纪之久的“程朱理学”。陈拎老祖的内丹修炼理论,对万物生化的研究,更为世人争相实践。

这些都使只有数年私塾文化基础的曹祥真既感新鲜,又感困惑,但她对这一切十分神往!在日常的功课之余,她更加努力地学习,她努力地去读许多的道经:义理类的、修炼类的、劝善性的等等,她都找来研读。她的母亲何高理道长有一定的国文基础,所以文字表面的内容是不难弄懂的。遇有道学哲理方面的难题,她自然会去找师父梅嘉瑞道长为之解惑。

险峻的华山峰巅,有历史年代久远的庙观、摩崖石刻和那七十二个半的悬空洞室,无不深刻地展示着华山道教名山的内涵,无不闪现着道教文化灿烂的光辉。曹样真道长对华山充满着深深的爱,她爱这座神圣之山一的福草一木。

道教经典 悟出深意

在回顾往昔时,她仍然非常激动,她说:“当年我一人华山,仿佛是鱼归大海,鹿隐深山。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只从笼中放飞的小鸟!”她非常珍惜人生赋予的这次机遇。 日常间曹祥真用功最勤的道书,是道士必修的《道德真经》、《南华真经》和《太上感应篇》,也在道友处寻求些丹经炼养的经典来看,她说:“那时对这些都是一团迷雾。”

曹祥真道长读道经也是能读出新义的人,现在她认为许多道经内容对生态平衡与环境几保护都有指导意义,她说:“《太上感应篇》中,早就有‘昆虫草木犹不可伤’的话,非常精辟!草木虫鸟看几似与我们毫无关系,但冥冥中却与自然、人类有着紧密相关的联系。过去出家人讲这些东西社会上的人都不以为然,觉得是迁腐。这不,生态恶化,环境污染,所以自然界应该保持着一种生态平衡,否则人类损害了的,反过来都会祸及自身。”

她还为华山道教界就生态环境对历史的贡献而自豪,她说;“如不是历代的华山道教徒自觉地贯彻道教祟尚自然,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精神,华山怎么会有此参天古木,有如此绿葱葱美好的生态植被。”

“庄周早就有‘天下万物与我为一’,这虽然是世人认为的‘天人合一’的唯心主义,但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却是很有哲理、很有意义的。人与天地自然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道教的祖师爷就说过:“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是曹祥真道长说的,更是道教的主张!

文/袁志鸿 来源:《当代道教人物》华文出版社 腾讯道学整理

2014-12-13 23:28发表于天歌空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谁动了我们的社保?      下一篇 >> 翰心清若水,墨魂染人生——访著名…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天云之骨

墨克勒•晴梵[满] 網名:天雲之骨,自由撰稿人China mainland 曾經的全國企事業優秀新聞工作者,過去的所謂全國行業新聞百佳之一,拎着一袋子獲獎證書,跑到海邊一甩:見鬼去吧!難怪有人感嘆♂好個.天雲之骨♂一個北方漢子£顛⒊倒⒋啲生活﹎.亂⒎⒏遭啲愛情^﹖也有人在海邊匍匐著嘟囔:聽見了嗎?啞巴對聋子說的話,那天晚上瞎子看見一袋子證書漂在水麵,驚慌地說看到鬼暸"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